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为学感悟
你比我想象得更远 你比我想象得更近
发布日期:2017-06-26 字号:[ ]


博雅楼  包容

    生命至上曾被我奉为圭臬。我曾经坚信不疑,只要心跳气息尚存,这就是一条鲜活的生命,被赋予不可侵犯的神圣意义。只要在医学意义上这个人还活着,那么无论现在或将来多么不堪,生存下去都必须是责任。虽然在后来的日子里看过一些关于安乐死的报道、纪录片,病人痛苦的治疗过程曾让我动过恻隐之心,但我还是这样坚决地认为。

    但在那天,真正接触到植物人的时刻,这个观点似乎不再有力。

    怎能称之为独立而健全的生命?躺在病床上,扎满针头,不能自主进食、饮水、排尿排便,不能表达自己,没有喜怒哀乐,没有感觉,甚至,没有尊严,被人当做讲课器具指指点点翻来翻去,随意摆弄。

  现在想来,那些被子女要求,只能依靠机器维持生命的老人,内心深处会不会是想离开这个世界呢?子女们也许觉得只要老人生命尚在气息犹存,他们就还陪伴着自己,就还在自己身边,就感到安慰。这会不会是因子女想以此弥补自己未能尽孝的遗憾?当他们在病床前紧握老人干枯无力的手指,凝视老人毫无表情的面容,会不会感到他们离自己越来越远?想要弥补的,真的能弥补吗?

    我更愿相信,真正爱你的人,不管生老病死,是否阴阳相隔,将越过一切阻拦,奔向你,拥抱你,陪伴你,一如多年前的那样,毫不褪色地爱着你。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学校主页 | 联系我们

学校地址:北京市右安门外西头条10号  邮编:100069

copyright © 首都医科大学 All Right Reserved  京ICP备10013688  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14号